Dottie4869

无差互攻不拆。 再爱五百年

【Evanstan】My memories of love will be of you

Chris从未想过会在迪斯尼乐园遇到Sebastian——他趴在圆木桌上,浅浅的胡子抵着桌面,黑色短靴踩着椅子下面的金属杆,细瘦的腿随着店里的法国曲子微微律动,整个人像是他随意搅动的饮料里饱满的果粒,慵懒轻松。


Sebastian在Chris走近准备打招呼时偏过头来,脑袋惊讶地从桌上弹起,接着朝他笑,米白整齐的牙齿在他一张一合的唇间展露,他说“你怎么也在这儿?”

 

这是个难得的假期,他们已经连轴转了好几个月,因为布景进度慢了一天,所以演员们今天放假。昨天在德国刚刚结束一个星期的夜戏,Chris睡醒之后就跑到了巴黎。助理摆摆手说你自己去玩吧我没有超级英雄的体力,Scott在电话那头说哥你有完没完我不会飞十几个小时就为了去趟迪士尼,Chris心想巴黎是不同的啊,每一个迪士尼乐园都是不同的。但Chris不会说出来,因为他们总会长长地叹口气,“幼稚”,永远的潜台词。

 

那Sebastian是为什么会来这儿呢?他从牛仔外套的口袋里掏出手机,长按开机键摇了摇——没电了,这块砖头联系不到Charles他们,他也不记得电话号码。“走散了,之前我们说定傍晚在这儿集合。”他指了指这家咖啡店的大门。

 

Chris点的饮料来了,他到这儿来只想快点补充水分,歇歇脚就投身于他争分夺秒的游玩计划。


Sebastian坐得很直,就像Chris是个严肃的老师在他面前必须正襟危坐似的。

Chris每次偷偷问片场的其他人自己看起来真的很凶吗,得到的回答都是你不凶你只是熊。

 

 

“那你自己一个人准备去哪儿转转呢?”Chris咕咕喝了几口问道。


Sebastian摇头,手指捏着橙色吸管,在基本没喝过的杯子里轻轻搅来搅去。

 

Chris不确定他是不想去还是不知道去哪儿。“这里挺好玩的,巴黎的迪士尼风格很欧洲,跟其他地方还是有很大不同。”


“嗯,看建筑能体会到。”他把嘴唇凑上去吸了一大口,杯里没了一半。

 

Chris摸着光滑的杯子表面,手指在上面漫无目的地弹。


现在还不到下午一点。他也一个人。但他们已经熟到这种地步了吗?

 

“第一次到迪士尼?”

“是啊,你来过这儿?”

“来过好多次,”Chris想抓抓头发,只抓到了反戴的帽沿,“但是也不常来。”

 

Sebastian笑了,Chris摸摸鼻子,两个人的墨镜并排放在桌上,他现在想重新戴上已经晚了,眼底掩饰不住的笑意涌上来,然后他放肆地拍着Sebastian的肩膀——“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这些,”他指着周围,“第一次来这儿,看到那些城堡,如此地……”

 

“古典优雅。”

 

Chris拍Sebastian的胸口,他的牛仔外套不太硬,手感恰到好处的舒服,“我跟你说,出门一直走,到第一个路口再左转,就会看到那个睡美人城堡,是跟大门口类似的粉色,听起来很娘炮,但是真的好看。“

 

Sebastian的饮料已经见底了,他戴上那个有白色星星的帽子,站起身来把桌上的墨镜递给Chris。


“那就走呗。” 

 

 

 

 

也许是身边有人带路,Sebastian放松地沉浸在周围的环境里,Chris故意放缓了脚步让他能慢慢欣赏。园内的游客不那么拥挤,也不至于冷清,是适合好好逛逛的时机。


“那是……在卖爆米花吗?”Sebastian指了指拐角处造型繁复的矮亭,亭子里放着一个红色的小蒸汽火车,火车头就是制作爆米花的机器。

Chris看着他摘掉墨镜仔细观察,好奇又踌躇的样子,直接走了过去买了一盒递给他。“可能会很甜。”


他有点不好意思,客套地道谢,先让Chris拿了,自己再尝。旁边的路人说了句好香,他丢进嘴里时它化了一点点——“这是事先放了糖吗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这里的玉米本来就比较甜。”

 

Sebastian一转身,那个粉色的城堡就像兔子跳进他的视野里——“哇哦,有点像纪念碑谷的场景。”


“那是个游戏吗?”Chris顺手又拿了几颗爆米花。


“嗯,讲的是一位公主偷走了王国的几何图腾,让所有人都灭亡了,整个游戏她都在归还图腾。”


“成功了吗?”


“算是吧。最后她和整个国家的亡灵都得到了解脱。”

 

他们快速穿过中间的小广场,在迪士尼著名的睡美人城堡门口Sebastian犹豫地停了下来,趁Chris还没察觉之前又赶了上去。

他们不用留影,这只是一场不需要纪念的巧遇。


城堡很阴凉,身体最初的热气散走之后就觉得有点冷。里面纪念品店很多,Chris扎进漫威超级英雄周边的展示柜,Sebastian把空的爆米花盒子扔掉,盯着城堡内部的材料想它是石灰还是别的什么。

 

“嘿!”Chris拍拍他的肩膀,手里举着眼周涂了黑色迷彩的吧唧熊。Sebastian以为他刚刚在找美国队长,结果他拿来了这个。


“我知道这只熊。”他怔了一小会儿才开口。


Chris哈哈笑,说他一到这种地方就迈不动腿,什么都想要,于是拿着吧唧熊往收银台走,Sebastian拉住他,“不用买了……”


“很可爱不是吗?你第一次见到自己角色的周边是什么感受?我当年是直接买了好多下来然后见人就送。”Chris轻轻捏了捏手中的小熊,把它递给他。


Chris就是这么好相处的前辈,Sebastian摸着玩具上面软绵绵的绒布。他们共事了快五年,系列电影的最后一部都要杀青了。


“还要继续走,拿着它多不方便。”

 

无法反驳,Chris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

 

 



“现在几点?”


Chris看看表,“已经2点了。是我刚刚停太久了。”Sebastian摇头,示意Chris选路。


他们走了左边的岔道,略过了插着“It’s a small world”旗子的地球模型,人渐渐多了起来,前面蓝色玻璃穹顶的项目已经排起了令人望而却步的长队。


旋转木马还没有太多人,上面全是小孩。


“好多年以前,我大概七八岁的样子,妈妈带我们兄弟俩去游乐园。已经快天黑了,我们非要坐旋转木马,而且我还偏要坐Scott看上的那台。”就算被墨镜遮住了半边脸也能看出Chris笑得很开心,Sebastian想象他那时候不依不挠的样子。


“我弟弟也寸步不让,我就先哭了,你知道的,这总是会占便宜。妈妈都无奈了,然后旋转木马的灯啪一声开了,那个瞬间整个世界都是亮的,五颜六色,我就像是掉进了地下世界的爱丽丝,早就忘记掉眼泪了。”

 




Sebastian笑着,抬眼就看到一抹绿色,“你看,那不就写着爱丽丝梦游仙境嘛?”


这是个简单但是庞大的迷宫,站在里面就像地下探险,他们爬上皇后的城堡俯瞰了午后的迪士尼幻想乐园。夏天的空气把身体捂出一层薄汗,Chris很有远见地穿了短袖出门,Sebastian则把牛仔外套脱了拿在手里。


出来的时候门口恰巧有工作人员扮成Johnny Depp演的疯帽子造型与游人合影,Chris拍Sebastian的背,皮肤隔着织物传递着夏日的温暖,“你也是疯帽子先生啊。”


Sebastian不好意思地笑,几年前当他知道Chris看了他的所有作品时整张脸都羞成了一颗红提,到现在仍会觉得不可思议。Chris是个敬业的演员,会很深入地去了解自己的搭档。

 

“那个叫‘疯帽子茶杯’,可惜真的太多人了。”早先的有蓝色玻璃穹顶的项目还是那么挤。


Sebastian看出Chris很想玩,如果没有他,Chris可能都会和一众小朋友去坐旋转木马。


“就是个普通的旋转茶杯游戏,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Chris掩饰不住的惋惜。


“没关系,应该排不了太久,而且来这里本来就是要玩这些的啊。”




Chris还想说点什么,但是他得先和冲他迎面走来的两位游客交谈几句,他熟悉粉丝们偶遇他的眼神。

旁边的Sebastian突然疏远了一些,小声说“我渴了,去买水。”

 


粉丝们走了之后,他站在原地等Sebastian,他担心对方找不到卖饮料的地方,更担心他迷路了,他手机没电,也找不到人帮忙。想到这里Chris就没来由地一阵恐慌——要是Sebastian没回来怎么办?而他必须傻站着除了等待什么也不能做。


呼吸,Chris想,我得呼吸。

 







Sebastian拿着冰冻的饮料瓶,手心又冷又滑。他走在欧洲街头都会被人认出来,更何况是Chris。他非常清楚有人看到他们一起出现在这里的后果是什么——几乎配套的帽子和短袖,迪士尼乐园,两个人。

他早该想到这个。

 




Chris正在发抖,Sebastian递给他饮料,他脆弱地笑了一下打算接过来,结果手抖得厉害直接攥上了Sebastian的手腕。“不好意思,我可能有点紧张。”感谢上帝,他回来了,Chris的手又收紧了一些。


他的手腕很疼,可能Chris忘记了轻重。他也开始紧张,如果刚刚粉丝们也认出他了怎么办?他们是不是开了什么过分的玩笑才让Chris反应这么大?


Chris又深呼吸了几次,感觉好多了。他松开手才发现Sebastian的皮肤已经红了几条指印,赶紧道歉然后把冷饮敷在他手腕上。

 



“你没事吧?”两个人同时发问。


Chris很内疚,“没事,就是有点恐慌症,刚刚真的对不起。”


Sebastian知道Chris最近的压力很大,干这行的在精神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失调。他表示理解,把瓶子从手腕上拿开,让Chris不用那么抱歉。他们朝疯帽子茶杯的队伍走去。

 



“你跟他们合影了吗?”


“当然,粉丝们真的超级热情。他们还问我可不可以剧透,我说不太行。” Sebastian就在他身边,Chris放松下来。



“那他们认出我了吗?”


“好像没有,不过他们问起你了!我得采访下,有影迷的挂念是什么感觉?”


Sebastian认真想了想,装作对待专业记者的样子一板一眼地回答,“很奇妙,这会提醒我一开始选择这个行业的初衷。我第一次见到自己角色的周边也是这种感觉。”


“是啊,这非常难以言喻,”Chris也感叹,“我们的工作是成为另一个人,观众认可了演员的表演才会去买周边、见到本人冲上去合影。这种成就感是钱代替不了的。”


“有时候我会怀疑,然后一遍一遍地试验,怕自己的表演不能贴合角色。”


Sebastian很敬业,Chris老早就知道,他会去看Chris的前作,与Chris对戏无数遍,不断尝试冬兵在内战里重逢美国队长的表演方法,他去找电影的原著漫画,把剧本翻烂,跟导演编剧交流讨论,无止境地练习动作戏份,他是真的热爱这行。




“我也一直怀疑,那时我认为自己压根就不会表演,于是我就得了恐慌,比现在严重得多。”Chris看着Sebastian已经泛紫的手腕,与周围白而健康的皮肤对比起来显得如此扎眼。Sebastian摆摆手,说真的没事。噢,这个星球上最甜蜜的小孩。“后来我见到一位前辈,他说不能停止怀疑,千万千万不能停止怀疑……”

 



Sebastian专注地听,都没注意已经轮到他们了,Chris轻轻推着他的肩膀让他进去。他们上方是蓝色玻璃的穹顶,上面还吊着类似灯笼的浅色挂饰,天空望上去清澈透明,他们就坐在茶杯里不停旋转,笑得无所顾忌。


Sebastian理解了Chris为什么会来这么多次迪士尼,这就如同他家里的浴缸,浸在里面可以什么都不用想。

 

 

 




“四点半了,Seb.”

“不要一副地球毁灭倒计时的样子,你以后还可以再来的。”

 

但是下一次来,就没有你了。就像杀青后他们会分开,连凌晨拍戏互相问声早上好的机会都不再有了。


他们身处同一个圈子,Chris只要下定决心,就可以找到Sebastian朋友们的电话,但他们已经逛了小半个迪士尼。

 


“玩不完没关系。我们接下来去哪儿? ”

Chris狡黠地眨眼,“去未来。”

 




Discoveryland是个未来世界,Chris拉着Sebastian去坐据他说“绝对不会后悔”的过山车。

扣上厚实的安全带时Sebastian紧张地吞咽,“它是准备发射火箭吗?”说着火车就被弹了出去,在一片白烟笼罩中进入了让人心惊胆战的黑暗。


“睁眼看看,Seb。”


他在强风中睁开眼,周围就是浩瀚宇宙——“那是火星!那个,那个是猎户座的行星!”他在呼啸的过山车朝Chris大声说。

那些在引力下稳稳旋转的星球仿佛伸手就能摸到,是他梦里的场景,还有Chris。

 



下来时Chris的脚步有点浮,Sebastian扶着他线条虬结的臂膀,看着他因为拍戏而剃得光滑的下巴,一秒之后又转开视线。


“我还以为自己才是走不稳的人呢。”他打趣,兴奋得像刚放假的学生。


“我也好久没来坐了,还是那么刺激不是吗?”


“好过瘾!我小时候就想上太空,现在能在戏里演宇航员也不错。”


“《火星救援》?我看过剧本。”


“是啊,拍的时候很开心,当然跟你拍戏也很棒。”


“我也是。”

 

 



路边巡游花车上巴斯光年在朝游客致意,史迪仔从宇宙飞船里跳出来,一切都抹上了夕阳的橙黄光晕。


“Chris,我该回去了,他们应该也在朝咖啡馆走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Chris?”

“好,当然,我们回去。”

 

 

 

 

Chris沉默着,Sebastian使劲盯着地板不断变化的彩色,夕阳微弱的温度留在身后,他们踩着自己的影子前进。

 


Sebastian觉得自己像Ida,那个一路带着图腾要归还的主人公。可是他犯了什么错呢?他栽了好多跟头,分手好几次还是会过于入戏,会看着Chris的背影就像Bucky看着Steve,直到尽头不过是飞蛾扑火。但就快解脱了,这将永远留在他意识深处的纪念碑谷,而他不会再回来。



Chris又不断提醒自己要呼吸,呼吸。当他独自站在人来人往的游乐园,因为害怕Sebastian不会回来而恐慌发作的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的心放在哪里。Chris从小就爱来迪士尼,不知道来了多少次,不知道跟多少人同行过,他总是相信某天会和那么一个特别的人一起逛迪士尼,而现在那个人正低着头准备要离开了。

 




“你等我一下好吗?”Chris冲进一家纪念品店。


夜幕快降临了,漫天的深黑正在蚀食地平线的光亮。Sebastian双手插着裤兜,再捱也只有几分钟。


“给你。”Chris把吧唧熊塞进Sebastian的手里。


“谢谢。”他回到了礼貌的疏离,明明不久前他们还敞开心扉就像多年老友。

 


但Chris是演员,他对于眼中的爱意再了解不过,他演过无数次,瞳孔闪烁,眼角湿亮,而真正的爱意是不用表演的,它就像Sebastian现在那样自然而然地流露。当Sebastian意识到后就着急地收敛起来,像松鼠藏起果实。



“我有一位能干的助理,刚刚她找到了他们的电话。”


“他们到了吗?”

 

“除了巴黎,还有东京香港上海,本土的有佛罗里达和加州,洛杉矶的迪士尼我们可以常去。”


Sebastian一头雾水,Chris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
“你知道的。”


他有种隐约的预感,像战战兢兢地打开暗室里的藏宝箱——“你不说我怎么知道?”

 




对啊,Chris还没亲口告诉他,而这种事情何须言语,他们又是那么敏锐。

Chris慢慢凑近,Sebastian的眼睛里盈满惊诧与欢喜,是湛蓝与浅绿交织的一汪湖水。

 

 

他们柔软的嘴唇相触,舌尖温柔地追逐,迪士尼乐园流光溢彩的夜景灯倏然打开,就像Chris忘不掉的旋转木马,整个世界都亮了。

 

 





END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唠叨:

1.没去过,全靠谷歌,欢迎捉虫!(如果错得实在离谱没得救了,那就当平行世界吧OJZ……)


睡美人城堡(来自网络):






 

纪念碑谷:

(第四关)


(第五关)




2.标题是《Perhaps love》里的一句歌词。


 

 

 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146 )
  1. Kneel-before-meDottie4869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Dottie4869 | Powered by LOFTER